2018 年,再见。

日常

一个公元年就要结束了。年末,总是人们发表些许感慨,除旧迎新之时。

8102 这一年里,变化的不可谓不多。但是,当咱打算坐下来写这篇总结的时候,又不知道想说些什么。

嘛,先放上一首歌吧,可以作为这篇废话文的 BGM 哦。

我永远喜欢秋绘!为秋绘疯狂打 call!秋绘是天使!

世界

天幻的世界变大了一点。

以前 Telegram 是咱基本不怎么用的软件,现在逐渐拓宽了一点点。认识了一些很好的人呢。

Twitter 也是单纯用来收图(指点♥)的。不过,被动接受信息的咱也被新的 follower 带入了没有了解过的世界呢。只是,仍然感觉到格格不入罢了。

天幻的社交仍然是「内心小心,行动粗线条」的样子吧。

虽然内心是这样的:

  • 好想有人 follow 咱
  • 虽然很想发表观点但是害怕说错被怼被 block 被挂起来
  • 不知道为什么感觉自己说话就是带了刀子,怎么办 QvQ
  • 为什么他们有那么多 followers 啊?
  • 难道是咱不女装不 dalao 就知道天天摸鱼的原因吗?
  • 这群人的圈子好神奇,咱完全不敢踏进
  • 为什么他们突然就开始谈论起某个话题了(指自杀之类的
  • 这件事情到底是真是假啊???看不懂……(同上

然而打字的时候手一贱,文字已经发送出去了。

嘛,不过由于学业的追赶,咱的社交网络即将进入冰封状态。#flag

本机自检

感冒仍然是困扰天幻最多的疾病,一年大概 4-5 次。

其中,有 1-2 次严重到了发烧的程度。也有 1-2 次程度不足,自我痊愈了。

除此之外,在年末不断出错的运行逻辑(辣鸡生活习惯)以及外源需求(班主任)的双重逼迫下,没有注意到的焦虑开始蔓延,给了病毒(……或者,别的什么其他玩意儿?)入侵的机会。

写总结当日,上午看病,喜提带状疱疹两份。

医生讲,这病一般都是老年人患的;还说咱免疫低下了。一上来就问咱是不是最近很焦虑。

咱认真地思考了几秒……虽然自己不觉得,但是真的还挺烦躁的,经常过于警觉了。

于是开药(毕竟也没有住院的条件),先过一周康康效果。

现实社交

看到了一些人的本性,感觉很讨厌,于是尝试淡薄来往中。

最令人烦躁的就是,有的时候你无法拒绝对方的访问请求,对方还一脸很烦的样子看你。

(也很烦你啊好不好,别摆出那样子让咱恶心了,3q2x)

咱 -> 班主任:是个人,有趣度还行,咱认为可以平级相待

班主任 -> 咱:后辈不应该尊重长辈吗?

班主任还经常搞一些(我们看来)沙雕的操作,比如:

  • 认为可以在「一二九」歌咏会上唱《卡路里》,对,就是那首开心麻花电影里的插曲。
  • 要求在已经改好的歌词里加入社会主义色彩
  • 要求在已经做得差不多的视频里加入校领导的皂片
  • 别的班都在上自习上完就放学就自个儿班在考数学,还美其名曰「做一套定时练习」「回去就少一套作业」

(管得你的,剩余的时间也不多了,分道扬镳两不相闻,忍了)

对于自己的东西有奇怪的控制欲:有的时候愿意开放,有的时候又讨厌别人的使用。

e.g. 在寝室里,咱打开热点,别人之前连过就借机玩某些游戏。

(反正,咱把这类行为看作未授权使用)

内心

天幻其实并不是一个喜欢独处的人,ta 还是很喜欢和友善的大家呆在一起。

但是,天幻内心追求的,是长久的友情,而不是「利益驱动型」朋友关系。

e.g. 每逢有对应的事情就过来找对应的人(这还没啥问题),平时完全不在意直接当空气,招呼也不打(有点过分了),甚至不出声悄悄删好友(那你也很棒棒咯)。

所以,天幻虽然想要 followers,但也希望能和他们做朋友,而不只是有了一群打心怪(虽然有人给咱打心也很开心!而现在连打心的也没有……)。

天幻虽然不会一一地打心,但是会看每一条 Timeline 上的 Tweet(起码目前是这样的)。友人们的情况,都在心里挂念。没有经常打心,十分抱歉呢。

天幻对于网络上的梗也有比较漫长的更新周期,需要数个系统更新才能熟练使用,如果有用的不对的地方,也请多多包涵呢。

到此为止,新年许愿

废话还是不要写太多。

希望咱最近弥散的负能量没有影响到你。

天幻希望在 2019 年可以好好睡觉,而且每天都能睡好午觉。

天幻希望自己能拥有追逐理想的资本。

希望看到这里的各位,新年能有新的气象。咱祝各位新年快乐!

来年再见!~

天幻
斗转星移,云卷云舒。

评论